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中国世界工厂凸现五大危机1

2018-12-07 05:12:52

中国“世界工厂”凸现五大危机(1)

1少数企业发生SARS疫情产生波及效应

5月17日,松下电器在北京的彩色电视机部件厂工厂确诊了2例SARS病人,公司当天令其5600名工人立即回家。经北京市卫生部门用消毒液对地面进行清洗消毒后,公司宣布工厂将关闭至少10天。然后,一些生产任务被转移到马来西亚一家工厂。而在此情况发生以前,松下电器已经将公司近200名管理人员及家属撤回日本。

尽管至今为止像松下电器这样发生在工厂里的SARS病例还非常少见,但的确已经使部分企业管理人士开始考虑停工的可能以及业务瘫痪给公司造成的代价。据日本政府下属的贸易促进团体-日本贸易振兴会(JAPANEXTERNALTRADEORGANIZATION)对超过3000家企业进行的调查结果表明,在亚洲地区从事商业活动的大约70%的日本公司认为自己因SARS的爆发而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

日本在华商会对在30家会员企业做的调查表明,在北京爆发疫情的初期,已经有90%的日资公司撤回了部分员工和全部家属。

与日本人的谨慎相比,美国人对待事物的看法似乎更平静更乐观。通用汽车公司的发言人埃德·施奈德表示,SARS所带来的影响微乎其微,工厂目前正常运作,人们仍旧造访中国,SARS没有给公司业务造成任何形式的中断。

尽管如此,大多数跨国公司还是做好了应变计划。摩托罗拉公司中国总部的1名员工感染了SARS,从4月29日起,公司将位于北京东三环上的中国总部关闭了1周多的时间(包括"五一"长假在内),大约1000名雇员目前轮换隔日上班,以减少交叉感染的机会。

欧洲的家用电器公司-荷兰飞利浦电子集团在中国共有35家制造厂,公司香港分部1名员工感染了SARS,为确保在发生临时封厂的情况时能够按计划供货,飞利浦加快了生产速度。而电气公司ABB则采取了将销售人员从北京送往上海的作法。

现在,国际上已经出现一些声音,认为"SARS疫情的蔓延使试图利用中国急速发展的市场和丰富的廉价劳动力的投资风潮变得复杂化",从而导致一些跨国投资企业试图重新定义风险。

2物流受阻引发供应链紧张

"五一"期间,当大多数人还以为国道上的部分路段出现断裂只不过是谣言的时候,实际上在中国区域广阔的交通络上,的确发生了数起人们因恐惧而非法断路的事件。好在交通部随后及时发出了严禁各地阻断交通和货物运输的通知,破坏道路的情况才很快销声匿迹。但在全国各种道路上沿途林立的检疫站,则成为另一种形式的阻隔,至少极大地降低了车辆通过的速度。首都北京的一些消费者从市场上就可以感知到道路不畅所带来的问题--到5月中旬,北京城区的部分奶制品售卖点还需要用5、6天的时间才能等到货,前来买酸奶的人们得到的通常到是生产期过后一周的货,卖牛奶的小姑娘说,"货过不来"。

而对于企业来说,交通阻断的代价就不仅仅是等待新鲜牛奶了。

"货轮停港每多一天,就等于十几万元扔进海里了",作为描述经济走势的主要指标,港口吞吐标箱量一直是华尔街分析师们每天要看的基本数据,但近一段时间,中国沿海各港口相继出现了货轮滞留或者货主订不到船货运不出去的现象。北京首钢旗下的国际贸易工程公司自3月以来,就因部分船主拒绝到疫区装货而使部分钢材无法按时发货。同时,运往欧洲的钢材运费上涨了一倍多,即使如此,仍然无船可租。该公司目前还有大量货物在港口滞留,库存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万吨。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4月份全社会运输主要统计指标中的多数项目,都已出现前所未有的下降趋势。安邦集团在进行了一个全国性的调查后得出的结论是:SARS的威胁以及各地为了防治SARS而采取的各种"自保政策",严重干扰和影响了全国的物流运作,极大地干扰了商品供应链。

以前,从南京到上海,开车通常用4小时,但现在因为检查关卡林立,要用2倍的时间。5月中旬,上海至北京的运费上涨了近1倍,上海至天津的公路运费则上涨了近2倍。

多数物流企业在"五一"过后,已经明显感到业务在直线下降,一些制造业客户的需求甚至下降了50%多。对这些公司来说,不仅订单不足吃不饱,而且对之前签下的合同(大客户的单一般是一年一签),现在还要自己承担运费上涨所增加的约10%的成本。

瑞士信贷波士顿中国研究部在一份报告中分析,SARS对于出口的影响将在短期内显现,较为悲观的预测是出口增长将在三季度降至个位数甚至负增长。而更为长期和严重的影响,则在于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地位的动摇。不久前中国一些着名经济学者国情分析师还对身为疫区的北京,提出了非常乐观的估计,认为SARS疫情对北京的制造业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但是近几天,当疫情渐渐平息,却传出了另一种声音。

北京市外经贸委计划财务处处长孙尧日前向媒体透露,目前SARS对当地外贸进出口影响已经显现,部分三资企业定单已减少30%至40%,预期更明显的冲击会在第二、三季度显现。孙尧表示,受SARS影响,诸多外商担心在北京的工厂不能及时供货,被迫将订单转到其他地区加工。由于许多航班被削减,进口原料与配件都不能及时到货,原材料供应和出口商品同样受到波及。

"如果非典再延长一个月还未得到有效遏止,人员隔离未得到缓和的话,松下的全球产业链就有断裂的危险",作为直接受到SARS影响的公司,松下电器正高度紧张,目前已在"尽快确立部分零配件供应商万一停产时的补救方案"。松下在广东设有冰箱、空调等大家电生产基地,还有很多电子零配件企业,为松下全球的生产基地做配套。如果非典疫情持续下去,工厂无法正常运作,日方技术人员无法到位,就有可能导致停产。加上部分进口零件渠道受到影响,会导致产业链断裂。

幸好,到目前为止,人们所担心的这种状况还没有发生。

3"SARS贸易壁垒"隐现

目前受疫情影响重的是食品、动植物及其制品、纺织、轻工、工艺等产品的出口。这些产品约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四成。

4月2日,瑞士政府突然颁令,称为防止SARS传播,禁止包括中国内地及香港在内的4个国家和地区的厂商参加瑞士巴塞尔钟表珠宝展。据香港贸发局估计,因展览遭拒,香港方面的直接损失达5000万港元,珠宝及钟表业全年订单因此减少两至三成,间接损失可能超过100亿港元。同遭厄运的40余家内地企业此次损失也不容低估,每个企业仅参展费、差旅费等直接损失就在10万元以上。

5月初,据俄罗斯当地媒体报道,俄罗斯交通部决定,暂停对中国(包括香港和台湾)的达班客机、货机及邮机的票务出售、预售。此举使当地许多批发商损失惨重,而往日里聚集在北京三里屯一带的俄罗斯"倒爷"们,倒真正可以放松地休一回假了。

目前,一些国家明确表示近期不会考虑从中国进口任何纺织品。英、法等国的一些进口商要求我国企业对出口的服装、橡胶、纸箱等产品出具官方消毒证书;西班牙则公布官方公报,要求从中国内地、香港地区、台湾地区以及越南、新加坡和加拿大进口的旧纺织品类商品应提交由出口国(地区)卫生主管部门出具的消毒和杀虫官方证明,对未能出具证明的,海关不允许提货,禁止货物入境,并将采取"销毁货物"等措施。对西班牙的要求,国家质量检验检疫总局5月中旬已表示"可以出具证明",但对英法等国进口商的要求,有关方面表示目前没办法履行。

混凝土激光找平机
活性氧化铝
扫路车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